在阳光下湮灭

想约文稿
千字25r,车文或者特殊要求是会涨价的【你在想什么】,商稿的价格是千字40r,喜欢的本子可以谈价Orz
完全不介意补作品,相反很喜欢吃安利【吃不吃得下又是另外的事情了】
很喜欢细节描写,希望能接受的来
题材不限,什么性向都可以,可能会偏向bl多一点吧
同人原创都可以
文风在图里,一般来说不会把金主大人的稿子放出来,就随便拿了我很喜欢的出来了
可以看一下主页里的稿子,是比较喜欢的文风
顺便,我还在找那个……绑画【悄悄】

生如夏花

七月的雨说下就下,伊万坐在窗前的木椅上,木椅上放着软绵绵的棉麻垫子,他就坐在这上面,出神又专注地看着窗外落下的雨滴。

雨滴从天而降,带着看不见的凉意落在地面上,落在路边行人的伞面上,溅开一朵朵水花。伊万听不见雨滴落在伞面上发出的声音,但是他能够清晰地听见落在窗台上发出的滴答声。一声接着一声,规律的短促响声在这样的午后也不显得突兀,而伊利亚就是在这个时候叩响了房门。伊万怔愣一秒,他不知道是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拜访。

伊万起身走了过去,将房门打开一条细小的缝看过去。伊利亚笔直地站在台阶上,他收起了伞用右手拿着,残留的雨水顺着伞尖滑落到地面上。伊万看见他左肩湿了一片,目光落在了他右手腋下夹着的纸张。

“不欢迎我进去坐坐吗?”伊利亚笑着,伊万这才缓过神请他进门。

他将雨伞靠在门边后才走进屋子,尽管如此,他鞋底残留的水渍还是将鞋印留在了地板上。伊万坐回到木椅上,视线盯着那块被踩湿的地板。伊利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歉意地开口:“抱歉——”他正想说:不如我去脱了鞋再进来?伊万却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他放在桌面的纸张上。

伊万本能地觉得伊利亚的到来不会是什么值得愉悦的事情,在伊利亚开口前站了起来,他走向厨房。从陷进墙壁里的橱柜里拿出杯子,伊万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伊利亚,低着头说:“喝点什么?”

“伏特加——我是说来点酒吧。”伊利亚取下缠在脖子的围巾放到膝盖上搭着,他扯开衣领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,目光落向右手边靠近窗户的木椅上。垫子粗糙的布料在昏黄的灯光中显得柔和许多,伊利亚眨了眨眼睛,觉得那上面的绣花有些眼熟。他回头去看在厨房里磨磨蹭蹭不愿意出来的人,问他:“伊万,我说……这个垫子你还留着呢?”

伊万顿住了夹冰块的手,他点着头回答:“嗯,我很喜欢。”过了两秒,他又重复着说:“我很喜欢。”

冰块落进酒水中发出的噗通声,在水中漂浮起来。尽管万般不愿意,伊万还是端着杯子回到了桌子旁。香槟色的酒水在油灯昏黄的光线中显现出更加深邃的色彩,冰块一半沉在水中一半浮在水面上,因为晃动不断地撞击在杯壁上,发出悦耳的响声。而伊万讨厌极了这种声音,像是临刑前的号角声,那样得让人心烦。

“下次我再重新给你做一个吧。”伊利亚抿了口酒,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。伊万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,手掌放在大腿两侧,指尖不自觉地开始摩挲着垫面,那种粗糙感让指尖有些泛疼。伊万舍不得移开手,他目光沉沉地看着喝酒的男人,久久不愿意说话,似乎觉得这种沉寂的气氛也挺好的。

伊利亚一口口喝完了杯中的酒,他放下杯子,在冰块的晃动声中,伊万挺直了身体。他有预感,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或许是他最不想接受的事情,其实从新年伊始,他就有种预感。这种预感绝不会让他感到喜悦,反倒是心脏疼痛,难受得他整夜整夜的失眠。

“我说——”伊利亚开口了。

伊万扣着垫子上因为久远而冒出的线头,突然出声打断他:“没有工作吗?”他低着头,伊利亚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是他却知道伊万的想法。伊利亚顺着他的话接下去,他摇着头说:“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,不然我怎么会来看你。”

“哦。”伊万干巴巴地应着,他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伊利亚看出了他的窘迫,伸出手去揉着他银色的发丝。伊万的头发很软,伊利亚顺着发梢滑下去,手指落在了他的耳垂上。伊万抬头看着他,眼睛里有细碎的光芒在闪烁。伊利亚及时地收回手,清了清嗓子后摊开纸张。

“那我再和你说说关于——”伊利亚刚刚开口,伊万再一次出口打断他:“要不要再来点伏加特?”这一次伊利亚没有回应他,只是坐在那里,曲起食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。空气中安静地沉闷,伊万觉得他手指每一次的落下都像敲在了自己的心脏上,有点喘不过气。

不知沉默了多久,伊利亚终于再一次开口:“伊万,你知道的。逃避是没有用的,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。”

听见他这么说,伊万猛地站了起来,伊利亚不得不抬起头去看他。伊万已经长得很高了,在油灯下的影子将伊利亚全部包了起来,伊利亚半眯着眼睛看他。伊万忽然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只好呐呐地坐了回去。但是他还是开口说:“明明托里斯都已经离开了——为什么——”

为什么你还是要坚持下去呢?

“因为信念啊。”伊利亚说的肯定。伊万知道,从一开始就是这样,这个人只要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放手。

“无非就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!什么自由?什么平等?你永远无法满足所有人!”伊万激动地站起来,他指向窗外匆匆路过的行人,“而他们——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,会践踏你、侮辱你——不再需要你!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?”

伊利亚听着他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,眉头越皱越深。伊万向后退了一步,重重地坐回椅子里捂住了脸。

“伊万…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教给你的东西了?”伊利亚这么说,语气却还是温柔的。伊万轻轻地开口:“我没有……”

伊利亚知道他的情绪正处于极度不稳中,于是他站起来走到他的脚边,半蹲下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:“我知道的,伊万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。”

“你永远都知道我想要做什么,而且会一直支持我。”伊利亚似乎不在乎伊万有没有在听,他接着说道,“我一直教给你的,就是我此生唯一的信念。我为它奉献出我的所有,包括这条生命也毫无畏惧。”伊利亚捧起他的脑袋,伊万的眼眶有些泛红,鼻尖也透出一点红色来。

伊利亚没想到他会是这幅表情,愣神间伊万就已经推开了他的手静静地看向窗外。

他说:“冬妮娅姐姐和娜塔莎都会离开的,就像托里斯那样。”

“什么?”伊利亚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。

“我一直都在做梦,谁都不在——你也不在——没有人会来帮助我!”伊万痛苦地抱住了脑袋,“我不想这样下去了——这种生活!这种生活——”

不如毁灭算了!

“伊万!”伊利亚大声地叫着他的名字,将他从崩溃的边缘及时拉了回来。“你看着我——伊万!”

伊万茫然地抬起头,双眼无神地看着伊利亚,好久后才重新聚焦恢复了神采。情绪发泄地有些过了头,他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垂头丧气地觉得自己在伊利亚面前丢了面子。

“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——可是……”伊万颓废地说,“我没法控制自己,最近实在是——”

伊利亚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,的确,最近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自从托里斯离开之后,事情似乎开始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。光是应付那些喧叫着要得到他们该得的东西的人民,伊利亚就觉得头疼不已。真的是……无法理解,明明都已经按照他所计划的道路走下去了,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些事情。伊利亚也曾静静地思考过,但是得不到解决方法。伊万今天的失控,好像是预示着什么。

“哥哥……你知道如果失败了,你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吗?”伊万已经平静了许多,他坐得笔直,直直地看向伊利亚。

伊利亚毫不犹豫地开口:“不过是我的一条生命。”

“是我的一切啊……你赔上的是你的一条生命,可那是我——是我的一切啊。”伊万苦涩地说着。

伊利亚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伊万一双紫色的眼眸中满满地盛着自己的倒影。细碎的昏黄灯光落进他的眼中,一瞬间璀璨似星空。伊利亚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。他斟酌着开口:“我早就和你说过的,伊万。我不会为任何人停留……我的生命是人民的,是国家的,唯独不会是自己的。我无法选择去掌握自己的命运,只能去接受。”

“你有想过我怎么办吗?”

“说实话……有的。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,有冬妮娅和娜塔莎在,你是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。”伊利亚这么说,“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,你的品德我比谁都要清楚,只有你才能将我的信念传承下去。”

“我不想这样——只要有哥哥在的话……”伊万挣扎着祈求最后一丝希望。伊利亚毫不留情地打破他的幻想,甚至可以说是严厉地,伊利亚说:“你清醒一点,伊万。”最后的名字咬字格外得重,伊万怔住了,记忆中伊利亚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什么重话。

“这不是很奇怪吗?为什么最后要让你承担这个后果?明明就……不是你的责任啊。”

伊万仍然不懂,他一把抓住伊利亚的手,将脸埋进他的掌心。伊利亚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了掌心,大概是伊万的眼泪吧。伊利亚这么想着,最后还是不小心把他惹哭了啊。伊万耸动着肩膀,鼻腔里发出呜咽声。伊利亚心疼地揉着他的头发,开始思考怎么去安慰这个多愁善感的孩子。

此时悲观总大于乐观的伊万完全听不进伊利亚说的话,他只顾着伤心,脑袋里充斥着消极的想法,好像下一秒就会冲破枷锁奔涌而出。

空气突然沉寂了好一会,伊利亚斟酌着开口:“哭好了吗?”伊万点点头,拿起他的围巾抹了抹脸后一脸平静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伊利亚觉得空气突然沉闷地让人难受,他扯着领口努力让自己呼吸着。

伊万沉默着,他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许多画面来。

小时候照顾他的伊利亚总是穿着长款的大衣,脖子上围着围巾。他笑容明朗,像冬日里的暖阳,又像是夏日里的烈阳,温暖又热情地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。伊利亚总是说:“我的伊万啊,你什么时候能够长大?”伊万很想告诉他:就快了,我就快要和你比肩了。

再长大一点,他总能看见伊利亚风尘仆仆地在各个城市穿梭,他发表演讲,以“自由、平等”为旗帜,身后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各色各样的人。伊万也曾混在人群里去听他的演讲,伊利亚慷慨激昂地,人群里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。伊万不知所措,只觉得那样的伊利亚光彩夺目,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比他更加耀眼。

长大后,伊万学着伊利亚的穿着,他给自己穿上了大衣,围上了围巾。镜子里身材高挑的银发少年露出自信的笑容,越来越多的人夸奖他和伊利亚越来越像,越来越有领导人的风范。他听着表面谦虚,内心却像开了花一样欣喜。

在那之后,伊利亚似乎遇到了难题。他不再陪着伊万谈天说地,他总有忙不完的事情,开不完的会议,奔波不停地让伊万感到担忧。直到那一天,他垂着头站在会议室在,无聊地用脚尖戳着地上铺着的绣花地毯玩时,会议室里传来哗然声,一阵桌椅拖动的声音后,托里斯走了出来。托里斯停下来看着他,伊万歪着头等着他说话,他也和托里斯有过交集。

“你比他更加合适。”托里斯这么说着,突然转身将手里的文件摔在了地上,在白花花的纸张中,伊万只来得及听见他说:“我走了。”就再看不见他的背影。而伊利亚,面色苍白地看着他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站在了那里。是不是都听到了呢?伊万这么想着,却没有去问。

之后的事情越来越混乱,伊万只能呆在家里不出门。门外都是举着旗子的反动人民,他们红着眼睛高举着铁锹,嘶吼着得不到公平的待遇。也就是从那天开始,伊万做着同一个梦,梦里是漆黑的,不透一丝光亮的,他甚至都看不见自己的双手,他回过头,有声音在呼唤着他,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叫嚣着说:你会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!你永远都无法再次见到他!等待着你的——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孤独!还有一颗不会再跳动了的心脏!他多次从梦中惊醒,浑身冷汗地看着窗外昏暗的灯光。才刚刚破晓,他总觉得心慌意乱,房间大的吓人,连钟表摆动发出的滴答声都足以让他战栗。

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抓不住那一丝顿悟。一切都在伊利亚到来的这个瞬间明亮起来,他终于知道托里斯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。而伊利亚却还在试图向他灌输他所坚持的,已经被人民厌恶丢失了的理念。

“伊万,我已经到了极限了。”不知道是做了多大的挣扎,伊利亚叹息了一声。他翻动着桌上的文件,“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留给你了,你知道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伊万倔强地摇着头,抗拒地开口。

“这是没有办法逃避的事情,你知道吗?”伊利亚这么说着,又自己接了一句,“不……你是知道的。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
“如果说我只想逃避呢?那样至少哥哥你还会在我的身边!”

“伊万!”伊利亚突然拔高了声调,他皱着眉看向伊万。伊万却并不怕他,昂着头看回去。

“你要明白,逃避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那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!就像你说的,冬妮娅和娜塔莎都会离开。而我……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。”伊利亚叹息一声,神情流露出疲惫,他按着鼻梁昂着头。“托里斯不止一次的和我说过,你比我更加适合这个位置。这是事实,而我一直都在等你想清楚这件事情。不过看起来……你还是不明白。”

“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伊利亚这么说着,他站起身重新围上围巾。“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你要想清楚。你要的到底是什么,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伊利亚走到门边,他打开门拿起雨伞。屋外的天比他刚来时还要阴暗。他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,面庞一半隐藏在黑暗中,一半在光亮中。

“我要走了,下次一起去看向日葵吧,听说城外的农田里开了很多。”他撑开伞站到了雨幕中,伊万慌忙地走过去按住即将要关上的门。伊利亚笑着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他犹犹豫豫地说:“……垫子。”

伊利亚笑了,带着凉意的手覆上伊万的脸颊。他开口说:“知道了,下次会给你带的。”伊万胡乱地点头,将门带上了。没过一会他就又打开了门,却惊讶地发现伊利亚站在原地还没有离开。他冲进伊利亚的伞下紧紧地抱住了他,却听见伊利亚在他耳边轻轻地说:“我爱你,永远爱你。”

伊万轻声回应:“我也爱你。”

伊万站在台阶上看着伊利亚渐渐远去的背影,和他做的梦一样——伊利亚一直在向前走着,他拼命地追赶,距离却越来越远,无论怎样他都无法触碰到他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尽头。伊万突然张口:“哥——”他猛然收住声。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,伊利亚的身影已经消失了,街道上没有了他的踪迹。

伊万回到屋里,悲伤地想着可能再也无法和伊利亚去看向日葵了。这时,油灯突然熄灭了。

黑暗中,似乎有啜泣声响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参加本子的文,在本子里大概是甜甜的结局,但是我更喜欢这个刀的结局。enmmmmmmm总之就是这样了!

“你就像光一样,有时太刺眼,令我无法直视你,尽管如此,我也可以呆在你身边吗……?”
啊啊啊啊啊啊啊!不过看多少遍我都要爆灯!!这句话做QQ签名都不知道多少年了!到现在都舍不得换,老夫的少女心啊!我永远爱他们!我吹爆!下一篇就开他们的同人!疯狂尖叫ヾ(༎ຶД༎ຶ)ノ"